潼关肉夹馍事件争议背后:地方特色小吃崛起与

  本报记者 孙吉正 北京报道

  在大众眼中平平无奇的地方小吃,近日因“商标侵权”成为被关注的热点。日前,使用逍遥镇胡辣汤、潼关肉夹馍名称的商家被协会起诉并要求商家赔偿成为了热点新闻,在引发公众不满时,国家知识产权局指出上述维权行为已超出保护商标的立意,最终以协会向公众道歉而收尾。

  地方特色小吃原是当地人前往他乡的“小本买卖”,但如今小吃背后早已成立起小吃协会乃至集团,这些组织背负着发展和振兴特色小吃的使命。诸如沙县小吃、兰州拉面等目前已成为隐形的全国式连锁企业。

  但对于众多的地方小吃而言,面临最多的问题是如何走出本土化。餐饮连锁业内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中国众多小吃走出去有两种选择,一是将产品加工成方便食品对外销售,二是通过人员向外迁徙,以餐饮业的形式向外扩张。虽然均有成功的先例,但存在一定的不可复制性,因此很多小吃仍面临走出去的难题。  

  “变质”的小吃协会

  在中国,每个地方都有特色的经典小吃,为了小吃的传承及推广,地方往往会成立相关的协会,并向商标局申请“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大众所熟知的沙县小吃、云南过桥米线、兰州拉面等均有协会,并申请了集团商标。

  记者在查阅判决文书网发现,一直致力于商标维权的协会并不仅限于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包括柳州市螺蛳粉在内的多家协会也都存在类似的商标诉讼,这些协会的特点是成立及申请商标的时间不超过十年,且有多次此类诉讼。

  对此,国家知识产权局回应称:从法律上,“逍遥镇”作为普通商标,其注册人并不能据此收取所谓的“会费”。“潼关肉夹馍”是作为集体商标注册的地理标志,其注册人无权向潼关特定区域外的商户许可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并收取加盟费。同时,也无权禁止潼关特定区域内的商家正当使用该地理标志集体商标中的地名。

  记者注意到,在近十年内,全国各地的小吃纷纷成立协会并注册了集体商标。例如2020年,《湖北日报》官微发布声明“襄阳牛肉面”注册为集体商标,“襄阳牛肉面”集体商标已注册。

  从事商标纠纷的品源律师事务所王金华表示,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属于典型的地理标志集体商标,所在地区的居民、商户均有权使用该商标,该地区之外使用确实存在侵权的可能性,协会可以通过正常途径要求商家更改和维权,但上述协会将其作为增收的手段违背了商标保护的本质,因此被各方“口诛笔伐”。

  众多餐饮协会坐拥各地知名小吃的正统名号和商标,为何落得至此?“上述的小吃协会大部分是当地政府为了传承和发扬本地优秀小吃所成立的,但就如何发展当地小吃,相关部门是连锁或行业的门外汉,虽然有想法但在实施上存在难度。”行业专家文志宏说,但问题在于中国的优秀小吃非常丰富,如何走出去是个难题,虽然潼关肉夹馍、逍遥镇胡辣汤在当地享有盛誉,但从全国知名度来看,并不是家喻户晓,运营小吃走向各地才是协会该做的事情。

  崛起的小吃背后

  沙县小吃作为全国范围内门店数量最多,覆盖范围最大的小吃连锁,其成功经验一直被大众所探讨。从知名度来看,沙县小吃早年间与大部分小吃一样,影响力难以覆盖全国,且沙县小吃最大问题是没有一款产品能够妇孺皆知。

  行业认为,沙县小吃的成功主要在于对反现代管理的组织模式,即个体和企业并存,并不以所谓的真假区别,对于个体的沙县小吃而言,只要在招牌上不去模仿沙县小吃集团的店面,沙县小吃集团从不会去刻意维权和打压个体的沙县小吃,这就导致了全国各地的沙县小吃店面上完全不同。

  但沙县小吃集团在全国均设有办事处,且可以为所有的沙县小吃提供上游供应,这使得个体户的沙县小吃获得稳定产品供应的同时,品控也逐步趋于稳定。资料显示,从1997年起,沙县政府大力建设供应链体系,在各大城市设立沙县小吃同业公会驻外联络处,主要负责沙县小吃的协调、管理、配送、解决纠纷等,各地办事处甚至可以为沙县人提供免费的培训,使得沙县人前往异乡创业的热情更为高涨。

  “沙县小吃的策略是不打压任何个体户,且无任何门槛、任何门店要求,在消费者对沙县小吃的菜品、口感逐步形成认知后,个体户会主动寻求集团的上游供应链及培训以达到消费者认知的口感。”特许经营专家李维华说,虽然沙县小吃无法做到像肯德基的工厂级食品标准,但作为地方小吃,消费者是可以接受其存在差异化的。可以说,沙县小吃是在吸收了西方餐饮连锁上游食材供应链体系后,经过本土化改造的成功案例。

Copyright © 2020 乐虎体育官网特色小吃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地图